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www.22psb.com_www.22psb.com-【推出新款】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6 15:14:1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www.22psb.com_www.22psb.com-【推出新款】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

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

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

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沉迷睡前玩手机 “95后”大学生是“最缺觉一代”?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中国青年报2019年4月19日讯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但他一点也不孤单——因为室友们也全都熬夜。晚上11点寝室熄灯后,李辉和室友在黑暗中先后亮起手机,开始了他们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间:看球星新闻、刷短视频、玩游戏……尽兴之后才能睡得着。摆脱了高中时期的紧张和忙碌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。与李辉每天6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相比,在呼和浩特上大二的赵玉婷,睡眠时间更少。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,有时甚至更少。“睡得太早是一种时间浪费”成了赵玉婷的口头禅,寝室熄灯后,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特别是偶像剧,梦幻且不烧脑的剧情让她感觉很放松。每天晚上,赵玉婷和室友们都一起熬夜,互不干扰,各自玩手机。在她们看来,结束一天的课程和忙碌,夜晚是难得与自己独处的时间,玩手机可以放松心情、释放压力。今年3月份,《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在深圳发布,报告显示:70后最爱睡前看书,80后最爱失眠,90后睡得最晚。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,越年轻睡眠越紊乱,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。《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》中相关数据同样可以佐证——90后睡眠时间平均为7.5小时,低于健康睡眠时间,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。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,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。“熬夜一时爽,一直熬夜一直爽”“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,成了大学生们时下对熬夜的自我调侃。不同于李辉和赵玉婷的“主动式”熬夜,已经有3年熬夜经历的张海是“被逼无奈”。在长春上大学的张海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在同学眼里,张海的自我约束力很强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与周围人熬夜玩手机不同,张海选择寝室熄灯后打开充电台灯看书或写社团材料,“延长一天的有效时间,充实自己”。高中时期,张海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:早上4点半起床散步、学习,晚10点前入睡。刚上大学时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和室友们不太合拍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开始试着熬夜。最初熬夜是迫于要和室友们统一作息步调,再后来是他自己主动晚睡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,“早了根本睡不着”。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,“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”。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20名大学生中,熬夜已经成为他们和身边同学中“主流”的生活方式。明知道熬夜不好,却很难改变。熬夜的大学生们“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”。“熬时很爽,熬完就后悔。”起初熬夜导致白天上课犯困,李辉很有负罪感,可时间一长,他就习惯了,“大家都在熬夜,很正常。”“熬夜后的第二天肯定会没精神。”有一次,张海为写完社团材料熬到凌晨3点半。第二天上午实在太困,在本来就难以听懂的现代汉语课上,他内心备受折磨,“那种感觉记忆犹新”。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。去年毕业典礼上,张海被委派在现场朗诵师德公约。没想到3次排练后,他中了暑,紧接着又犯了急性胃肠炎。身体还没康复,又恰逢临近期末考试,张海还是选择通宵复习。由于免疫力低下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,发烧和肺炎接踵而至。在洛阳上大学一年级的林乐乐,今年18岁。这学期开学,林乐乐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了一次体能测试,分数只有61分。她没想到熬夜半年后,体测结果显示她的身体年龄已经达到了24岁。白天上课犯困、皮肤变差、长黑眼圈、掉头发、体质变弱,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。去年冬天流感季,李行发现他的很多学生都感冒了。他原以为是学生们穿得少,一问才知是经常熬夜导致了身体免疫力变差。张海的父母都是中医,经常提醒他要早睡。大一时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还设计了作息时间表。后来他发现,很多社团工作和学院活动会在晚上临时派给他,并且需要尽快完成,最后还是要熬夜。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因为“根本做不到”。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更重要的原因是“自控力不强”。李辉坦言,他经常下决心不再熬夜,但最终还是输给了缺乏自控力。连续多天熬夜,白天会头疼时,赵玉婷才会在晚上熄灯后赶紧睡。可一旦恢复健康,会再和室友一起熬夜。“我就是自控力不强”,多天熬夜后,赵玉婷会在周末“疯狂补觉”,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。也有不少90后大学生为了强制自己不熬夜,尝试了各种方法:把手机设置成定时关机、放在床下不容易够到的地方、和室友彼此监督。“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很多,但都很难坚持。”这是熬夜大学生们普遍的无奈之处。尽管熬夜让体质变差,很多大学生还是不会选择主动锻炼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。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场”,很多高校常年开展早跑或校园跑行动,由各院系学生干部或在手机运动类App上进行考勤。对于强制性的校园跑,大学生们的观点分为正反两派。支持者认为学校不强制,学生很难坚持锻炼,值得推广;反对的则认为不想锻炼,强制也没用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林乐乐所在学校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App,每名学生一学期需要跑步96公里,每天最少需要跑1.5公里、最多2公里,时间不限。林乐乐说,她会坚持跑步锻炼,学期末再做一次体能测试。与林乐乐不同,在广州上大学二年级的王振不喜欢校园跑。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。尽管这个软件要求从学生大一持续用到大四,并计入成绩,王振还是拒绝使用。在他看来,“软件不好用,定位不准确,路线设计也不好”。不喜欢强制性校园跑的王振,也没有刻意找其他方式锻炼。他经常背着摄影器材去室外拍照,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种锻炼。还有很多大学生认为,他们每天往返于宿舍、食堂、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大概能走1万步左右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一部分大学生意识到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不利影响,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新学期开始,除了坚持校园晨跑以外,林乐乐还办了一张健身卡,每周去3次健身房,每次锻炼两个小时。现在的李辉,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每周还会打3次篮球。长期熬夜,李辉的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“我改变不了熬夜的习惯,但至少可以增加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”李辉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的大学生均为化名。)()

吴荣贵书法——浑然天成 古朴灵动 #标题分割#吴荣贵,男,艺名(吴寅),生于1962年,江西南昌人。现居北京。现任中外新闻社记者、中国书法协会会员、中国书法学院学士、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会员。吴荣贵书法作品师法自然,风格挺拔而淡雅,笔墨酣畅,气韵生动,趣味无穷,用笔简约爽利,如阵马风樯。结构奇绝险峻的行书笔画省简,俯仰错落,加之空灵的章法布局,独具匠心,格调高远,是最动人心魄之处。整体风格散淡清丽,简约厚朴,颇有魏晋林下之潇洒风度,观之如对不食人间烟火之隐士高人,让人宝之、爱之、乐之不。由于老师有较深的历史、国学和哲学功底,主张书法不仅要给人以赏心悦目的作品,而且美学、笔划、结构、造型必须寻求韵味,耐人品尝,故观赏老师书法作品具有横空出世,超然脱俗、美轮美奂,载馨载馥、拔新领异、匠心独具、在乎太和、情之动人的身心感受。作品曾获中国第九届书法国画大赛获优秀奖、中国“画魂杯”书法展荣获优秀奖、“新时代,新征程”真迹杯全国书法名家作品展览获“最具人气书法家”称号。吴荣贵书法——浑然天成 古朴灵动 #标题分割#吴荣贵,男,艺名(吴寅),生于1962年,江西南昌人。现居北京。现任中外新闻社记者、中国书法协会会员、中国书法学院学士、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会员。吴荣贵书法作品师法自然,风格挺拔而淡雅,笔墨酣畅,气韵生动,趣味无穷,用笔简约爽利,如阵马风樯。结构奇绝险峻的行书笔画省简,俯仰错落,加之空灵的章法布局,独具匠心,格调高远,是最动人心魄之处。整体风格散淡清丽,简约厚朴,颇有魏晋林下之潇洒风度,观之如对不食人间烟火之隐士高人,让人宝之、爱之、乐之不。由于老师有较深的历史、国学和哲学功底,主张书法不仅要给人以赏心悦目的作品,而且美学、笔划、结构、造型必须寻求韵味,耐人品尝,故观赏老师书法作品具有横空出世,超然脱俗、美轮美奂,载馨载馥、拔新领异、匠心独具、在乎太和、情之动人的身心感受。作品曾获中国第九届书法国画大赛获优秀奖、中国“画魂杯”书法展荣获优秀奖、“新时代,新征程”真迹杯全国书法名家作品展览获“最具人气书法家”称号。




(www.22psb.com_www.22psb.com-【推出新款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www.22psb.com_www.22psb.com-【推出新款】SEO程序: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王哲林:第一次季后赛之旅有点遗憾明年再来 美银美林:维持国药控股买入评级目标价43港元 江苏响水爆炸十日祭:养蜂人一家的逃生迷茫和希望 国泰航空斥资49.3亿港元收购海航旗下香港快运航空 湖南高速一旅游大巴起火致26死28伤伤者病情好转 铅笔芯是怎么被塞进木头里的?用了这么多年后明白了 被疑参与胜利性招待事件高俊熙逐个回复网友澄清 54岁巩俐携新男友亮相:她用30多年读懂婚姻 美式助学贷:读完大学欠一屁股债60多岁还没还完 英国脱欧僵局加剧尽管首相特里莎·梅已承诺辞职 高盛:华润医药目标价升至13.24元维持买入评级 内蒙古枪击案调查:50分钟杀5人枪支来源仍未知 汇丰:三一国际目标价升至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气象局:未来十天华北等地森林火险气象等级高 中国汽车产业扩大对外开放:三大德国车企加大投资深化合… 跨省提任“75后”南京溧水书记拟任天津东丽区长 解放军77集团军出动2架直升机飞赴凉山山火抢险(图) 高盛、小摩等华尔街大行纷纷下调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测 汇丰研究:舜宇光学目标价升至112.8元维持买入评级 外媒评印度试验反卫星武器:将加剧与邻国对抗 AI遇上音乐谷歌工程师告诉“巴赫涂鸦”背后那些事 迪士尼美国主题公园全面禁烟大型婴儿车禁入 鸿腾精密:GILLESPIEWilliamRalp… 聚焦氢燃料电池和自动驾驶奇瑞汽车的“四化”之道 国产航母甲板铺新涂层港媒:海军节前料不会入役 北控水务年度纯利增20%至44.71亿港元每股派8.… 《歌手》突围赛龚琳娜原调演绎《青藏高原》 范大将军预言成真!中国输完泰国真的又输给了越南 韩国警方宣布24小时保护张紫妍案证人!为此前保护不力致… 北美票房:恐怖片《我们》大爆开画创多项纪录 菲亚特500将在明年转向电动化 全球票选最代表性韩国人鸟叔Psy紧次于总统 媒体:文在寅“七会”特朗普朝核问题无速效解药 FIR主唱被指靠潜规则上位面对网络霸凌身心崩溃 卡纳瓦罗笑不出来了国足踢成这样该留下吗? 阿里王帅:领导境界决定企业未来恶意中伤伤不了阿里 继小扎之后FB游说主管呼吁统一全球互联网监管框架 欧盟首席脱欧谈判代表:脱欧可以接受“挪威模式” 40岁姚晨的理性与感性:自己藏起来留下苏明玉 智能沙袋亮相广州健身展新科技特性秒杀全场 美股盘前:国债收益率止跌企稳道指期货上涨150点 中信建投:海外市场波动致外资流出回调是加仓良机 深高速:拟发行不超100亿元债券 物美集团:“物美多多”与“物美商城”均是假冒账号 韓國瑜:李佳芬選高雄市長絕不可能 “股神”巴菲特:美国经济增速似乎正在放缓 摩通:华润燃气目标价34.7元维持增持评级 小鹏汽车4年融资140亿仍喊缺钱2018年交付仅52… 博鳌亚洲论坛:四大旗舰报告发布把脉亚洲经济合作 柯有伦晒婚礼现场照片与妻子挽手合影幸福甜蜜 危废利用处置能力仅7500万吨处置将纳中央环保督察 基石资本张维再怼造车新势力:\"造空调\"没资格谈情怀 英多名议员态度转变支持脱欧协议北爱政党仍反对 知画五阿哥再同框!秦岚帮古巨基走秀俩人牵手谢幕 售价8000多元,一滴唾液测“儿童天赋基因”靠谱吗? 清华教授许章润被停教学资格对外媒称大不了坐牢 华裔黑客发现特斯拉Model3系统漏洞获奖金和车 淘宝与拼多多拼刺刀下沉市场的好戏才真正开始 评论:吉利与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的3大玄机 苹果的TV事业13年路为何就是火不起来呢? 半场-买提江诡异弧线团队配合破门泰达2-1富力 零壹空间回应火箭发射失利:因箭上速率陀螺出现故障 周杰伦晒与阿信聊天记录询问对方是真的还是假的 利洁时?桂龙药业砥砺三十,逐梦未来! 万能的闲鱼:涉黄、买卖野生动物?原味内裤? 华地国际控股3月26日回购1032万股耗资1639万… 富力地产再发伤亡事故董事长曾承诺安全\"准备充分\" 皇马从巴萨虎口夺食!秘密搞定巴黎妖人接班魔笛 周小川:在WTO框架下进一步强调服务贸易的重要性 33+14!低调大汉硬抗深圳双塔北京的钢铁战士 日本公布新年号“令和”年号怎么改呢? 到底发生了什么?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全新紧凑型轿跑SUV吉利星越正式发布 12分2断3助渐入佳境!林书豪在猛龙前景如何? 中美学者发现男性不孕不育新致病基因(图) 7人上双魔术再次逼近前八步行者3连败难回前4 土耳其地方选举开始埃尔多安恐失去对大城市控制 郑俊英检测结果未吸毒因非法拍摄将被移送检方 脱欧前景不明英首相与保守党高层进行危机磋商 俄罗斯这款武器太厉害美国承认毫无防御之力 英国首相:议会对于英国应该如何退欧已经没有选择 拜山波拼打11回合负今野裕介遭生涯首次TKO落败 马天宇晒自拍自曝吃三碗饭:下巴线条清晰放心了 小牛头人UFC237回归对决斯潘科雷娅时隔4年登场 马自达新款阿特兹实车配置升级/售价涨1.3万 调查:多数美国人仍然不相信自动驾驶汽车 新西兰枪击事件后Facebook正在考虑限制直播的人… 探月工程打基础2020年探测火星中国准备好了吗? 苹果第四次下调中国区售价股价短线走低 原来时髦精都宠爱“初恋毛衣” 海底捞涨逾3%破顶暂六连扬累升23.7% 三部门发布森林火险红色预警上次红警还是3年前 特朗普呼吁OPEC增产原油期货周四小幅收跌 江若琳曝老公胆小种种遇气流颠簸放弃坐飞机 失守3000点两市八成个股飘绿各路资金暗流涌动 历史前二控卫想来湖人!泰伦卢再一次成为焦点 孟美岐跳《卡路里》超沉醉随音乐舞动十分享受 海子之死:被消费与被铭记的30年 高盛对蔚来再次给出买入评级维持目标价10.7美元 华尔街去年利润创8年新高奖金是纽约平均工资两倍 响水爆炸工厂年初查出37项问题2010年曾发生爆炸 是谁出售中金公司股权套现24亿?一批投资者正在退出 日本公布东京奥运五大重点夺金项目目标30金以上 库里11中8小将空砍21+10开拓者暴虐公牛5连胜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一汽丰田下调部分车型售价 耶伦加入反对阵营坦言\"不是现代货币理论的粉丝\" 德银:康师傅目标价升至10.7元维持持有评级 巴西前环境部长:科学家必须像政治家那样发挥作用 波士顿动力新机器人:可搬运纸箱整齐程度和常人无异 腾讯控股:5月15日召开股东大会拟回购最多10%股份 80岁李双江近照曝光:商演登台演唱风采不减当年 张勇卸任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新能源车,请开始你的裸泳 今年春假去哪裏?帶你了解喬治亞州海濱春假游攻略! 昨晚,苹果没有发布任何硬件 尾盘:白宫经济顾问呼吁立即降息0.5%道指上涨200… 半场-塔利斯卡中柱于汉超进球被吹恒大0-0一方 科学界是如何看待转基因育种技术的? 济南,新的互联网审核之都 苏明玉的丝巾,比苏大强的花样还多! 汽车坠下州立公园500英尺悬崖司机命丧当场 土耳其动用外汇储备支撑里拉本月已消耗三分之一 猝不及防!主营“凉”了的盈方微要“戴帽” 沈建光:中国决策层在中发高论坛上传达明确开放信号 里皮:世预赛前回中国任顾问若进世界杯我最开心 因存在大量违规内容爱情银行APP关停下架并暂停服务 汇丰:国泰航空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15.3元 何小鹏:目前电动汽车发展仍处于成长期 朱王逼黨表態吳敦義再拋「特邀」韓國瑜參加初選 全美最貴的20所大學,10年內,你的學費能回本嗎? 陆股通净买入超百亿A股市值暴增2万亿 百宏实业3月26日回购2万股耗资23万港币 慈善晚会方发声明求和甄子丹讲三字真言回应 瑞信:维持对绿叶制药中性评级升目标价至7.5元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:甲午沉舰遗址等入围 大老虎因疫苗案落马被控徇私舞弊:说一套做一套 法媒:拜仁敲定马竞边卫转会费8500万欧破球队纪录 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将成2022冬奥会崇礼赛区中心 新疆官宣:年度最佳外援亚当斯被175小钢炮替换 罗马里奥:C罗是历史前5但更爱梅西天赋上有区别 違法任職陸社區主任助理內政部開罰2人 自然美飙逾52%录3900万元大手成交 世界集团飙升38%料去年亏转盈赚13亿元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广汽丰田部分车型调价 羽生结弦:昨晚只睡3小时自我反省瞄准完美跳跃 四川凉山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最小仅18岁 蔡徐坤工作室发布声明:加拿大温哥华演出延期 为什么不可随便深蹲?深蹲不对造成这3个危害 苹果下代iPhone或许能够为其他设备无线充电 英大臣称若议会表决通过软脱欧选项首相应考虑推动 欧盟主席容克:对英国脱欧的耐心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花旗:中国生物制药是首选买入股目标价13.2元 柯震东疑因复出无望患抑郁症,网友:自己毁的前途能怪谁? 官方:尤文续约鲁加尼至2023他是斑马军团未来基石 特朗普宣布中止对中美洲3国资金援助白宫表态支持 中集集团抽升逾4%破10天及20天线去年多赚34.7… 挑战自我!蔡卓妍抛开偶像包袱力争影后 俄将于6月制定人工智能战略年内通过第一部相关法律 中腾信收缩线下团队小花钱包力撑线上分期 铁货现跳涨逾7%高盛上调铁矿石价预测 多次被拒签中国男子获侨团援助赴美送别过世父亲 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开幕在即中韩等6队同场竞技 還在糾結網紅墻?!那是最低配!打卡專為ins/朋友圈設… 中小白酒企业“突围”之道:抱团发展或小而美路线 切尔西强硬警告妖星:不续约也走不了死扛到底 中国孤独症患者可能超千万0-14岁患者或超200万 6个撕裂腹肌的动作2个月在家虐出马甲线! 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批准为戈恩支付4000万美元退休金 美承认防不住俄高超音速武器将投10亿研发相同装备 华尔街去年利润创8年新高奖金是纽约平均工资两倍 瑞银:中国太保目标价升至38元维持买入评级 AC米兰想从利物浦挖角洛夫伦罗马那不勒斯也想要 从势在必得到重在参与孙杨的1500米自由泳情缘 波音软件升级说明会:竭力确保此类事故永不再发生 梅西周三伤愈回归训练德比战将与武磊同场竞技 花旗:康师傅降至沽售评级目标价下调至10.85元 评论:利率曲线倒挂或敲响美股牛市“丧钟” 俄军机降落委内瑞拉又一“古巴导弹”危机要来? 黄金自高台跳水钯金崩跌贵金属市场缘何突现异动? 热拉App回应数据漏洞:泄漏了200万条日志ID已修… 深化增值税改革措施即将实施 16年前的今天,科比乔丹最后一次交手!55vs23分 祁玉民时代落幕,华晨汽车下一站驶向何方? 常住人口不超180万北京城市副中心宣布重要规划 华为P30Pro是全球首个量产的潜望式镜头手机 臺新生兒死亡率列OECD國家後段班 索帅兑现曼联妖王恐怖天赋这帝星入市也值1个亿 來Duluth不要錯過這家走地鷄多種吃法的餐館,還有各… 美海軍爭預算使絕招一次拆解6艘巡洋艦 物管股有资金追捧彩生活飙逾7%新城悦升近4% 爱奇艺发行6年期可转换债券:总融资规模或达12亿美元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参加博鳌亚洲论坛:中国经济增长惠及全球 花旗:比亚迪目标价上调至90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国足解围失误丢球!大中锋零度角爆射快到看不清 美股还有便宜股票吗?这3只就被低估了! 麥肯錫接美國防部中央司令部司令監管中東軍務 吴晓波回应全通教育收购:在做一件冒险的事内心平静